首 页 新闻动态 党团建设 法律援助 律师之星 代表与委员 青年律师 律界动态 海律园地
投诉指南 通知公告 协会之窗 律师故事 巾帼风采 研究与评论 法律大讲堂 服务之声 律师考核
  站内搜索  
 
  首页 >> 研究与评论 >> 正文
数据库的法律保护研究
发布时间:2011-08-19  来源:原创

  前言

  本文章主要是在讲述在美国版权法下的数据库保护问题。鉴于网络知识产权与各国的历史传统和政治法律传统关联较小(当然也受之于各国宪法对于人权保护程度而有所不同),且技术性较强,各国关于如何规范知识产权的措施及司法判例可以相互借鉴,尤其是借鉴互联网的起源地--美国。

  概要

  数据库在版权法下面是作为汇编作品进行保护的。汇编作品版权保护对数据和其它材料的收集和整理。请阅读下文中对数据库的法律保护程度的介绍。

  1)作为汇编作品的数据库

  2)对基础数据不予以独立保护

  3)Feist(菲斯特案):原创及独创性要求

  4)数据库许可和替代概念

  5)欧洲数据库法令和提议的WIPO数据库保护公约

  主要内容

  1.作为汇编作品的数据库

  数据库通常作为汇编作品受到版权法的保护。在版权法案中,一个汇编作品被定义为:对已经存在的数据材料的收集和整理,此种演绎之后的作品整体上构成构成作者的原创作品。这些已经存在的数据资料可能也被版权法予以保护,或者是不被保护的事实和想法、构想、原理、发现及操作规程。

  数据库被当作汇编作品保护的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收集整理的历届总统的名言形成的数据库。个人的言论本岙可能受到版权法的保护,也可能相反。但是对其言论的选择编排包含了足够的原创性或独创性表达,从而受到版权法保护。因此,名言数据库被当作汇编作品予以保护,尽管其中部分名言不受版权法保护。

  由事实构成的数据库同样作为汇编作品,如果其组合包含足够程度的独创性表达从而值得保护(见下面对菲斯特案的讨论)。一个例子就是对法律文件及其网络地址的数据库,其中每一个位置或地址仅仅包含事实信息,换句话说就是在一个特定的URL上找到一个特定的文件。对于其中每个位置均不受版权法保护。因此,当个别位置被他人复制时,如果全部数据库的位置或其实质和显著部分被复制,那么将构成对该汇编作品的侵权。被保护的创作性或者独创性表达就是对数据库的位置的选择。如果位置被数据库的主题分开的话,数据库的编排也会受到保护。

  2.基础数据,不予以独立保护

  虽然在美国版权法下,数据库可以作为汇编作品予保护,但是基础数据库不能自动受到这种保护。版权法案特别规定,汇编作品的版权保护仅至其汇编本身,不延伸至基础数据。结果是,汇编作品的版权不能被用来保护可能从另一角度来看不被保护的构想或事实。

  因此,一个由不被保护的作品(比如基本事实)的数据库被认定为汇编作品予以保护。既然基础数据不被保护,那么美国版权法并不阻止对从一个被保护的数据库提取使用其不被保护的基础数据。还是以历届总统名言录来说,从该数据库抽取出来华盛顿总统的一段名言并不触犯法律。从另一方面来说,复制该数据库的全部将构成侵权,只要这个数据库满足菲斯特案中法官所要求的独创性要素。

  3.菲斯特案:原创性和创造性

  在 Feist Publications,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mpany, Inc.(菲斯特出版社诉Rural电话服务公司)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定立如下规则:诸如数据库的汇编作品必须包含最小程序的创造性,方可受到版权法的保护。

  Rural电话服务公司是在堪萨斯州当地的一个电话公司,该公司利用其从其用户处获得的电话数据制作了一个电话目录。菲斯特出版社是一个区域性电话目录的出版商,该电话目录比Rural电话公司的电话目录覆盖范围更广。为了出版该用户电话数据库,菲期特公司需要使用Rural电话公司的电话目录中的数据信息。菲斯特出版社开始时尝试获得Rural电话公司的许可,虽然菲斯特出版社修改了Rural电话公司的许多条目,但是还有很多已经使用的条目是与后者条目是完全一致的。Rural电话公司以版权侵权为由将菲斯特出版社起诉至法院。两个低等法院支持了Rural电话公司的诉求,认为被告从原告电话目录中抽取数据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版权利益。

  但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却认为,Rural电话公司的电话目录不作授权版权保护,因为用户数据库不能满足对于原创性的法定要求。联邦最高法院认为,一个汇编作品就其本身不是可授予版权的,它之所以受到版权保护,只是因为其基础数据被选择、协调、编排,导致此种演绎后的作品整体构成作者的原创作品。联邦最高法院还认为,在法律下,有些收集、选择、编排的方式并不是具备充分的创作性,也就不能受到版权保护。在适用原创要求上,联邦最高法院认为,Rural电话公司的用户数据库的选择、编排、协调和整理的方式不能创造了一种原创性。Rural电话公司对条目(包括用户名、所在乡镇、电话号码)的选择行为是显而易见的,缺乏基本的应当必备的独创性,不能转化成受版权保护的表达形式。在电话用户数据库中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用户名字,是太司空见惯了,每个人都可以想到。

  联邦最高法院的以上观点否决了很多下级法院采纳和遵行的判断版权性的“眉毛上的汗水”理论或勤勉收集理论。在这一理论下,如果一个汇编作品是通过辛勤的汗水劳动形成的,那么版权保护将会被延伸至该汇编作品,不管其在选择、整理和编排上的独创性或原创性如何。事实上,在这一被否决的常说下,版权保护延伸至每个包含在该数据库的每个基础数据,任何对该数据库的数据抽取行为都是不允许的。

  联邦最高法院明确,眉毛的汗水理论是错误的,版权仅仅给独创性的选择和编排行为形成的数据库以保护,而不能延伸至其中的不被保护的基础数据。

  4.数据库许可和替代

  联邦最高法院在菲斯特案中所陈述的观点,清晰的表明不是所有的数据库都可以被版权法当作汇编作品来予以保护。为了得到保护,数据库必须在其收集、整理、编排和组织上是独创的。仅仅按照字母顺序进行的数据编排并不具备版权法下一个作品应当具备的的独创性。另外,菲斯特案也表明即使数据库被版权法作为原创作品给予保护,但是这种保护并不反对一个人在该数据库中提取事实资料(前提是这种提取行为不能构成对整个数据库的选择和编排方式的复制)。

  这种给数据库提供的有限的版权保护使得数据库的所有人和开发者必须采取以下行为,即通过合同法来保护他们的数据库。通过一个生效的合同,典型的以许可证的方式来使用该数据库,终端用户,除了被数据库所有人许可的人之外,被禁止从数据库中提取数据。比如,合同禁止终端用户把从数据库中提取的数据许可第三方使用,或者将提取的数据用于制作新的数据库。

  一些人争辩说,在版权法律保护之外保护数据库的合同应当被版权法本身取代。替代的概念难以行得通(The concept of preemption is a difficult one )。基本上说,被版权法替代意思是,既然联邦政府颁布版权法案来对作者独创性的作品给予保护,个别州就被禁止出台与之相矛盾的法律。因为联邦法律可以替代州法律,而且明确的替代概念在版权法的条款被提出,所以,任何州都不能创造任何等价于版权法的排他权利的权利。替代概念阻止了版权保护措施因州而异。

  因为一个合同是被州法律赋予效力,一些法院否决了为不具有独创性的数据库和事实基础数据提供类似版权保护的合同的法律效力,理由是这样的合同已经被版权法替代。但是,当前法院决定的绝大多数认为这样的合同没有被取代,且具有法律效力。这些法院认为,既然合同违约之诉需要双方已经签订合同的证据,那么这些基于合同的请求是不能等价于版权法下的排他权利的,因此合同也不会被版权法取代。

  为了证明数据库合同的重要性,举一案例, ProCD, Incorporated v. Matthew Zeidenberg and Silken Mountain Web Services, Inc. 在这个案例中,法院面临这样一个情境:一个只读磁盘(载体)手机数据库的终端用户从该数据库中提取了大量数据,然后发布在他的个人主页上供访问者使用和下载。本案中的数据库与上面菲斯特案中的电话目录数据库很像(用户姓名、地址、手机号)。下级法院驳回了原告的版权性诉求,而且认为控制终端用户的数据库使用权的拆封许可合同(笔者注:拆封合同的内容一般封装在待出售软件的包装上,有的则是在你安装软件的过程中出现,你必须表示“同意”或“接受”,安装才能继续进行。拆封合同一般以软件的《最终用户协议》的方式表示出来。)是无效的,且应被版权法所替代。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对手机数据库的创建者没有任何救济措施,终端用户可以随意提取数据和使用它们。

  在第七巡回法庭的上诉审理中,初审法院的判决被推翻。第七巡回法庭认为手机数据库应当不具备版权法下的独创性。结果是,终端用户没有侵犯上诉人的版权。但是,第七巡回法庭发现,终端用户违反了合同,因为只读磁盘上的拆封许可协议禁止终端用户的上述行为。如同在本网站之前对拆封许可协议的讨论,第七巡回法庭裁决该协议是有效的。另外,法庭驳斥了被上诉人的拆封许可协议应当被版权法取代的抗辩,认为,该合同的生效不等价于版权法下的任何排他权利。法庭并未说合同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版权法替代,只是说这一类的拆封许可协议没有被取代。

  5.欧洲数据库法令及被提议的WIPO数据库条约

  综上所述,数据库被美国版权法作为汇编作品予以保护,而且当且仅当它们被一种独创的方式收集、整理和编排时。这种保护只及于汇编本身,也就是说有些数据可以从一个受保护的数据库中提取出来且不侵犯数据库的版权。如果数据库不被版权法保护的话,所有的数据均可以被全部复制,除非这些基础事实数据被合同所保护。

  但是,欧洲给数据库提供了更宽范围的保护。在欧洲数据库法令(该法令在1996年3月11日在欧洲议会通过)下,一个数据库在两种意义和方式上受到保护。一是,法令规定,在对数据内容的选择和编排构成作者自己的智力成果时,数据库应当受到版权保护。该权利与美国版权法下的数据库版权在方面相像:均给数据库(而非基础数据)以版权保护;数据库在选择和编排上必须具备足够程度的独创性。二是,法令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权利,这种权利禁止对数据库的数据提取和二次利用行为,因为作者或开发者在数据获取、数据分类、数据呈现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工作(时间、精力及金钱)。在第二项权利下,没有对独创性或原创性的要求。从效果上看,这种权利人给予了那些欧洲的数据库在“眉毛之汗水”学说下的保护,尽管这种保护已经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菲斯特案中予以了否定。这种独特的权利期限为15年,自数据开发完成日起算。

  为了击败北美的数据库,这项在欧洲数据库法令下的独特权利仅适用于在在欧盟成员国家内有住所的公司开发完成的数据库。因此,欧洲公司(包括国外公司在欧洲的子公司)的数据库相对于其它非欧盟国家的公司来说享有更广泛的保护。

  欧盟的成员国家必须在1998年1月1日前颁布上述数据库法令。

  有关此事的新进展,世界知识产权保护组织期望在1996年12月关于某些版权和邻接权问题的外交会议上提议推动一个在数据库保护方面的公约。这项公约提议核心点在于类似于欧洲数据库法令一样创设给数据库创设一个独特的权利。虽然未对该项提议达成一致,但与会者同意继续推动此事。

  在美国,1996年5月23日,Moorhead议员将一项旨在给数据库创设独特权利的议案提交给众议院。假设当前的知识产权保护重心被定位在数据库保护上,在全世界范围内赋予非独创性的数据库一项独特的权利,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文章作者:盛峰所 王鸿超律师

                           责任编辑:于国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忘记密码
  法律援助
邦盛律师刘安信“1+1”法援行动在西盟...
邦盛律师禚琳“1+1”法援行动在青海
北京市法律援助条例
北京市法律援助公职律师管理办法(试行)
海淀区法援中心成功为140名外来务工人...
北京市海淀律师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厂洼西路8号海剑大厦13层 邮编:100089
备案序号: 京ICP备180348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6747号